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130章 谭皎十七(4)

第130章 谭皎十七(4)

    我连忙将箱子很轻很轻地拖出来,没有锁,我借着月光,打开盖子。

    我愣住了。

    记忆中,我看到类似的卡片,相同的字迹,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,恍如隔世。在言远案后,我几乎都忘了那个神秘人的存在。可现在,在八竿子打不着的陈教授家里,在我们仓皇藏身的这个不起眼的小阁楼里,我竟然再次看到了他的字迹。

    那是一张同样的纸片,纸片上这次写了很多话——

    “2017年1月23日,不可以留在陈家,会有大批强盗闯入。夜里2点半报警抓人。”

    后面,却是一些序号、药名和用法:

    “1、方形白瓶,消炎药,每次4粒;

    2、红瓶,退烧药,每次1粒;

    3、黄色方盒,止血药,酒精消毒伤口后涂抹,再用绷带纱布封口;

    ……”

    我难以置信地翻着箱子,里面的药品、纱布完全按照纸片上所写排列好,此外还有一小瓶矿泉水和两块压缩饼干。简直就是按照我们现在的救命需要所准备的。我感觉连指尖都在发烫,太阳穴也突突地跳。箱子角落里还有个看起来像手机的东西,可跟手机又不完全一样,更大一些,面板和按键更奇怪。可它已经碎成了几块,我拿起按了几下,并不能用。于是失望丢到一旁。

    那卡片上的字迹,如上次一样,清峻、飞扬、带着几分狂野。我的心中隐隐闪过一些念头,可又是模糊的。不知怎的,我的眼泪就快要掉下来,我在心中问自己,信这个神秘人吗?相信他不知从哪里传递来的讯息吗?过去,现在,还是未来?

    信。我已没有别的选择。我连时光的折叠和倒行都见过了,愿意相信这个奇迹。

    别的已经来不及管了,我立刻按照卡片上的指示,给邬遇处理伤口,给他灌水服药。

    等我全部忙完,疲惫地再次坐在邬遇身边。不知是否心理作用,他的脸色似乎没那么潮红了,摸摸额头,好像也降下来一点。我抱着双膝,静静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许是做了噩梦,眉头皱得更深,手指也在地板上,来回抓着,像是想要握紧什么。我立刻握住他的手,他马上攥得死紧。

    “邬妙……”他喊道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又喊了声:“妈,妈妈……”这一声却吓了我一跳,因为声音有点大,我的两只手都交在他掌心里,想抽出来,却抽不动。连忙歪着头从那小孔往外望去,还好楼下的人没有察觉。可邬遇声音要是再大点,就糟糕了。

    一回头,发觉他的嘴唇又在动,那眉拧得更深:“妈妈、妈妈……”

    我抽手想要捂住他的嘴,却还是抽不动。这人昏迷着,手劲都大极了,跟醒着时一样固执。我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。

    一股热流忽然窜进我心里。

    我骤然低下头,吻住他的嘴。他所有的痛苦呓语,都消失在我们的唇齿间。

    这是我们第二次接吻。可比第一次,苦涩多了。第一次,我是那样冲动、甜蜜、心惊胆战。可现在,他躺着如同行尸。我轻轻含住他的唇,轻轻地舔。血腥味从他嘴里,到了我嘴里。我忽然好像着了魔,也失了理智,连楼下的危机都忘得一干二净。是的,现在我只想亲吻他。亲吻这个让我甜也让我苦的男人。亲吻这个跟我一起在时光中逆行的命运未卜的男人。

    我用舌头撬开他的牙齿,生涩的寻找他的踪迹。我一下下吸吮着他,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探寻什么。他的喉咙里再没有发出半点声响,可这样亲了又一会儿后,我突然感觉到他温热的舌头迎上来,直接袭向我,开始纠缠。我心头一震,抬眸看他,他的眼睛依然闭着,没有苏醒。可他在吻我,非常热烈非常混乱的吻我。他在吻我的每一寸灵魂,每一丝压抑不住的念想。

    我觉得自己跟他在一起,眼泪真的变得非常多。于是我的眼泪一直在往下掉,可是他不知道,他只是迷迷糊糊在吻我,偶尔听到他唇齿间溢出一声:皎皎。

    阿遇,你从来没有这样吻过什么人。你一直在寻找我。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