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129章 谭皎十七(3)

第129章 谭皎十七(3)

    那同伙伸手去拉陈老太太,她的脸色终于出现一丝慌乱,那原本冰封般倔强的脸色就像是裂开了一条缝,她狼狈地躲开男人的触碰,吼道:“够了!”

    同伙停手。那人也玩味地盯着老人。

    老太太说:“如果……按你说的做,怎么保证我们一家人的安全?”

    那人眼睛一亮,说:“老太太,不需要保证。你是个聪明人,知道我们出来混的,只是求财,何必背上人命?凡事留余地,江湖好相见。何况我只是抢了你们家,还是伤了人命,这根本是两个性质。如果钱能到手,谁愿意白惹一身腥,我跟你们家无冤无仇。只要你让我们拿到想要拿到的,我们立刻就走,你们明天还是可以继续歌舞升平,做你们的富贵人家。不过,记住,是我想要拿到的,全都能拿到。”

    他说这话,倒不是空口白条,有几分说服力。老太太静了片刻,说:“我房间第三个衣柜的暗格里,还有一笔美金。那是给我孙女准备出国的钱和我们家的救命钱。”

    陈家的人都望着老太太,我不知道他们现在是什么心情。也许他们都已习惯老太太掌控这个家的一切,包括此刻,决定他们的命运。可我看着老太太那张保养得当,且现在已沉静下来的脸,却生出几分厌恶。因为我想到,她如果早知抵抗无用,且最终会屈服,为什么不早点把藏钱地点说出来?一定要等危及到自身安全,才开口?何必白白断送唐澜澜的清白?想到唐澜澜平时跟前跟后,就跟老太太的一个小丫鬟似的,百般讨她欢心。我一个旁人,想到她被带进房间时,望向老太太的那个眼神,都觉得心里有点堵。

    他们说话的空档,我回头又看了看邬遇,虽然伤口似乎已不往外渗血,可他的脸色却变得有些红。这不太正常,我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额头,才发现烫得吓人。

    这不是好的兆头。而我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我又往周围看了看,从储物架上轻轻抽了块旧毛巾出来,没有水和酒精,我站起来,蹑手蹑脚走到窗口。被我们踩过的屋檐上,还有残雪。我用毛巾包了一块,那寒意浸得我的手瞬间发麻。我忍着,直至整块帕子都湿了,拿回去,整齐叠好,放在邬遇额头上。又弄了另一块帕子,融了雪,给他擦拭四肢。

    如此周而反复,忙了又四五次,他额头的温度,暂时降下来一些。我看着他的样子,心中竟浮起几分温暖宁静。虽然全然不合时宜。而后我休息了一会儿,抬起手,看着自己应该已冻得发红的手指,有几根都麻了没有知觉。透过手指,我看到寂寂月光依旧。

    我还看到,靠近窗边墙角下,放着个白色盒子,盒子上标着红十字。之前那盒子大概被块布遮住,我来来回回,布滑落在旁,露出盒子。

    我心里怦地一下。要知道邬遇现在在我看来,还是生死未卜,气若游丝,又发了高烧,我真怕他哪一瞬间就突然断了气。可现在我却看到了一个医疗箱,简直相当于天降神兵——如果里面有能用的东西的话!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