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116章 邬遇十五(3)

第116章 邬遇十五(3)

    我听得笑了:“她猜出什么了?”

    谭皎点点头:“我感觉,她大概猜出,上次跟她说的那两个在时空中穿梭的倒霉蛋,就是我们俩了。毕竟她跟你一样,都是学霸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的好朋友很讲义气。”

    谭皎笑了:“那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不太高兴?”

    她一怔,垂下眼帘,说:“我就是……仔细想想,这种感觉真的蛮难过的。我们和壮鱼、沈时雁,曾经一起经历了言远的案子。可是我们俩一穿越到这个时间,他们俩全都忘记了。这次我和壮鱼解释了那么多,她隐约猜到了。可是下一次呢,身边的人,还是会忘记我们……周而复始,这样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这就是她情绪突然低落的原因。我把手放在她肩上,说:“会结束的。等我们到了那个终结的时间点,一切恢复正常。说不定你和壮鱼提起这段时间的事,她还会羡慕你的离奇经历。”

    谭皎笑了,说:“那个女神经病,确实会羡慕得要死。”她抬头望着我,说话产生的寒气漂浮在我们俩脸周围。她问:“阿遇,你会沮丧难过吗?我感觉我们俩之间,一直是你在带着我们往前走。”

    我静了一下,说:“有的时候,我也会很累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太想要得到一些东西。我不知道自己一次次的努力,有没有结果。很多事,没有方向,不知道有没有尽头。但是我们面前只有一条路,我们必须把这条路走下去。”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,那双眼却亮如星辰:“阿遇,你千万不要觉得沮丧。你在我心中,很了不起。经历了那么多苦,现在你却还要留在陈家,救这些人的命。我其实……本来没有你这么无私,但是我愿意和你在一起,去做这些事。眼前的这条路我们挑不了,但是我们努力让它更有意义。”

    我的心中一片温暖的沉静。她也没再说话,周围静悄悄的,只有我俩站在树下,偶尔有树枝上的雪坠落,落进我的视野里。我的手还放在她肩上,她抬起纤细的脖子,望着我。我不知道她会不会再次闭上眼睛等待,可是我扪心自问难道此刻真的还可以离她而去?离这样一个美好的女人而去?

    “阿嚏——”谭皎打了个重重的喷嚏,然后立刻尴尬地挡住脸。我笑了,松开她的肩,从口袋里掏出纸巾给她。她接过,不看我,眼珠转了转。

    我说:“这里冷,进屋吧。”

    她擦好了,吸了吸鼻子,说:“不,我心情刚才还不好呢,我想在这里再站会儿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行,那我再抽支烟。”刚低头把烟点燃,却听她细细的声音说:“可是阿遇,这里好冷。”

    我抬眸看着她,她也扭头看着我,闪闪亮亮的眼神,又像一只软软的动物。而我的喉咙,又有点发干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厉害起来,真的不好对付。

    我把烟含在嘴里,刚想脱衣服,却已看到她的手指扣在我手臂上:“别脱,你也会冷。”

    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滞,在我反应过来之前,她的头已轻轻靠在我胸口,靠在我敞开的外套之间。

    我们谁也没动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我抬起手,轻轻环在她腰上。

    “还冷吗?”我轻声问。

    她一直把脸低着,不露半点,小声说:“很好,这里一点也不冷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是我们在陈家呆的第二天,也是火灾前的一个晚上。

    白天一切如常,我们对火灾的预防检查也做得很仔细。但如果意外发生山火,也必须多加防备。

    还有我胸中,时时被那个女人拨乱的心跳。凌乱之后,却似乎有什么东西,在心中不断融化。什么情绪,在不断跌宕滋生。

    这晚,我依然睡得不太好。这对于我来说,其实是不太正常的。因为近期来,原本我的噩梦已越来越少,胸中的那空洞虽然没填满,但已渐渐习惯它的存在。

    我又梦见自己陷入了某种紧紧的捆绑和束缚中。什么东西,在一层层缠绕,将我摁进黑暗中。我全身冷汗,呼吸艰难,周围又黏又湿。甚至感觉到有什么在靠近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猛地睁开眼,看到空荡荡的天花板,梦中的一切混沌黑暗缠绕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我坐起来,端起床边的杯子,喝口水。抬起头,看到洞开的窗,还有窗外漆黑如同野兽蛰伏的群山。

    我心中忽然好像有一道寒气劈过。

    临睡前,我分明关严了窗,还上了锁。

    那梦不是凭空而来。有人连续两个晚上,潜入了我的房间。并且呆在我的身边。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