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102章 谭皎十四(1)

第102章 谭皎十四(1)

    ————谭皎视角————

    邬遇对陈如瑛说,需要稍微准备一下,再去她家拜访。瞎子都看得出来陈如瑛黏在他身上的,恋恋不舍的眼神,甚至还有点伤感。不得不说,这姑娘单恋得确实挺苦的。

    还有陈如瑛看我时那“单纯懵懂”的眼神。对于需要再次承受来自情敌的蔑视,我甘之如饴。她走的时候,我还站在邬遇背后挥手,说:“回见。”

    邬遇转过身,问我:“你也要去?”

    看来这家伙还没忘了我是偷偷跟来的。可他忘了在洪流里,是谁拼了命也要护着我不舍得放手的?

    我说:“难道你要把我一个人丢在房间里,不管不顾?你也做得出?”常言说得好,女追男,隔层纱。

    邬遇:“……”过了一会儿,说:“好,我们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嗯……也行吧。”他看我一眼,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们并肩往回走,他说:“陈如瑛小姐脾气,你别理会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当然不会理会她。”我说的是心里话,在我和邬遇之间,她,算哪根葱?

    邬遇笑了一下,但迅速恢复沉默神色。仿佛刚才含着烟笑着和我一起堆雪人的那个快活的男人,又被他深深藏起。

    我不怕,我等他。

    大概半个小时后,邬遇提着袋礼物,和我站在陈家祖屋的栅栏外。

    陈家祖屋是个三层小楼,木石混搭,虽然建在山中,但是风格非常古朴大气,据说已经有很多年头了,颇有大家风范。

    院子很大,至少有二百平米,看得出来,陈家女主人,也就是与我在船上有过几面之缘的冯嫣,把这个家打理得很好。草木齐整、碎石小径。有两个年轻的师傅在花园里修葺鱼池,也抬头望着我们。我立刻注意到其中有个男人长得还挺帅,三十出头的样子,高大修长,眉目清楚,夹克下的肌肉鼓鼓的。不过,跟邬遇相比,我觉得还是差远了。不是相貌问题,是气质上的差异。邬遇身上有深沉而复杂的气质,这令他充满男性魅力,将他与一切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硬汉区分开。

    我正打量着花园里的硬汉,对方也注意到我。人还挺活络的,手里掂着个小铲子,冲我慢慢悠悠笑了。搞得我有点害羞,也对他礼貌地笑了。

    邬遇的声音突然响起: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我:“……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一转头,触到他深邃的目光。我从未对他有过这样的感觉,因为这一眼居然看得我有点心虚。然后他抬头,也往花园里望了一眼。

    硬汉们已经在继续工作了。

    邬遇没说话,我也不说话,突然觉得心口微微发烫,还有点说不出的凌乱。他却看不出什么心情,脸色沉静地去摁门铃了。

    一个陌生女人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邬遇在我耳边低语:“这是陈教授的妹妹,叫陈宝珠。”他以前看过火灾案的资料,又跟陈教授熟,所以能认出陈家人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陈宝珠看起来三十来岁,个头不高,身材微胖,脸却挺瘦,戴着副黑框眼镜,眉短唇厚,长得并不好看。身上有种严肃、刻板的气质。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