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99章 邬遇十三(2)

第99章 邬遇十三(2)

    壮鱼的惊诧表情一直维持着,我甚至能感觉到她跟我走进房间时,全身都是紧绷的,戒备的。我把沙发上的被子一卷,拍醒迷迷糊糊的谭皎,就去厕所洗漱了。然后就听到外头传来两个女人急急燥燥高低起伏的说话声。

    等我洗漱好出来时,两个女人已经神色各异地坐在床上。谭皎一脸无可奈何但是也懒得辩解的表情,而壮鱼则毫不掩饰地打量着我。我不知道谭皎怎么跟她说的,但她明显不打算就这么放过我,这个跟她闺蜜共处一室的男人。

    等谭皎也洗漱完,我们三人相对而坐,谭皎说:“那我开始说正事了。”

    壮鱼说:“哦,不让这个屋子的男主人开口?”

    谭皎一副无语的表情,飞快看我一眼,说:“壮鱼,他不是什么男主人!我们只是因为件重要的事呆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壮鱼说:“哦,好重要的事。”

    谭皎:“我去!”

    这样的对话场景,竟与上次壮鱼在谭皎家撞见我时,十分相似。

    我忍不住笑了,谭皎大概也想起了这桩,望着我也笑了。我们对视了几秒钟,旁边的壮鱼突然“卧槽”了一声,说:“你们真是当我瞎了?这还叫没事?所以大珠真的被人睡了?你这个宅女居然比我先**……不行老子要缓缓,出去透透气,接受这个事实……”

    我没想到壮鱼这么秀气的女孩子,讲话这么口无遮拦,只感觉到眉心猛地一跳,下意识看向谭皎。她的脸瞬间红了,与我目光一触竟然躲开,然后把正打算往外胡乱游走的壮鱼拉回来,按住她的嘴:“你再胡说八道,友尽!”

    壮鱼到底安分下来。只是看着我们的眼神,还颇为露骨。

    谭皎昨天说过,再给壮鱼解释来龙去脉,已是太复杂太难以置信。索性直接讲事情。

    “壮鱼,是这样的。不管你信不信,只要帮我们参谋就好。”谭皎这样开场。

    壮鱼露出严肃神色。谭皎既然如此信任她,我暂时相信她这个开口闭口老子的女孩,会有两下子。

    谭皎说:“有两个人,他们曾经参加了一次游船旅行,但回来后,一个丧失了旅行期间的记忆,另一个丧失了将近一年记忆。再之后,他们发现,每隔半个月,他们会回那条游轮上一次。也就说……”谭皎拿出纸笔,一边说,一边标注出我们每次轮回的日期,画出了许多线条。

    讲完全部经过后,谭皎说:“怎么样?看出什么没?有什么感觉?”

    壮鱼拿着那张纸,瞪着眼看了半天,说:“这设定有点意思,让我琢磨一下。”

    谭皎很沉着地说:“好。”与我目光交接,突然像想起什么,又飞快移开。壮鱼刚才那句话骤然又响在我耳边,我的心跳竟也有些不稳。

    谭皎面前的杯子空了,我提起热水壶给她添满。哪知她立刻伸手拿起杯子,壶口滴落的热水,就掉在她手指上。她“啊”了一声,我的手比她缩回的速度更快,一下子握住。我们都在空中僵了一会儿,我松开手。她神色自若地抽回去手指,低头吹了两下,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。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