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98章 邬遇十三(1)

第98章 邬遇十三(1)

    进了客栈房间后,我第一时间上网查询了关于邬妙的消息。

    失踪。

    我的母亲意外身故。

    今天之前的半年,历史没有任何改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我的情绪确实很糟糕。直至在冰天雪地中抽了很久的烟,冻得快要麻木,回到房间时,才发现谭皎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我轻手轻脚关了灯,只留一盏台灯,在床边坐下。看着女人恬静的睡颜,阵阵歉疚和心疼涌出。昏暗光线中,什么驱使着我,我将双臂扣在她两侧,低头看着她。那一刻真的不想再忍耐,想要重重抱住她,想要往死里亲吻,想要将她彻底占有。

    而我确实也低下头去亲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片刻后,当我抬头,看到她的浴袍已经松垮垮的,白皙饱满的线条、睡裙下光滑的两条腿,就在眼前。那引诱了我无数次的双腿。这时,她嘤咛一声,翻了个身。我听到自己骤然失稳的心跳,下意识一把抓住她的手腕。如果她在这时醒来……

    她没有醒。

    她在梦中咂巴了一下嘴,呼吸声渐稳。

    有某种火,在我的脑袋里胸口里燃烧,无人知晓,她亦不知。那火渐渐蔓延,快要吞没我的双眼。我不知道自己这么僵持了多长时间,也许很短,也许很长。沉在那野火中的我,根本分辨不出。

    但最后,那火慢慢下掩,在她柔和轻盈的呼吸声中,慢慢熄灭,埋进我冰冷的胸腔里去。

    我松开女人纤细的手腕,按住自己的额头,在她身旁躺了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所以到了这天夜里,我们回到房间,我便拿了枕头被子,扔在沙发上。她望着我的举动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等我关了灯,躺上沙发,黑暗中望着天花板,也能听到她的呼吸起伏,并未睡着。

    “沙发挺短的,要不我们换换?”她说。

    我说: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我们又都静了一会儿。她说:“你其实可以睡床上来。”

    我用手背挡住眼睛,慢慢地说:“我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她从我的话中听出了几分含义,但是她没有再说话。我又躺了一会儿,听到她渐渐变低变慢的呼吸。她睡着了。

    而我睁着眼,躺了许久,在她的呼吸声中,在房里属于她的似有似无的气息中,竟也心平气和地睡着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我被一阵敲门声吵醒的。睁眼望去,窗帘外已透了日光进来。谭皎还在睡,嘴里嘟囔了一声,一把用被子蒙住头,明显一副睡得不知今夕何夕的模样。一只腿还挂在床外面。我爬起来,帮她把被子扯过来盖好,然后套上衣服,去打开门。

    日光清亮,雪的气息迎风而来。戴着墨镜穿着冲锋衣的清瘦女孩站在门口,看到我,摘下墨镜,愣了一下,然后非常冷静的一点头:“不好意思,敲错门了。”转身欲走。

    “壮鱼。”我喊道,看着她惊讶的表情,“你没敲错,谭皎在里面。她还在睡。”

    半年前,谭皎的好朋友,自然已不认得我。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