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95章 谭皎十三(2)

第95章 谭皎十三(2)

    我们这么紧紧抱了一会儿,我说:“我们得先找个地方进去呆着。”话音刚落,他忽然松开我,用手撑着地面,一跃而起。我伸手想扶他,却落了空。他很高,树梢便遮住眼睛,他嗓音干涸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我一怔,跟在他身后。雪地踉跄,他却一直没有回头看过我。我们只隔了一两步,却突然像隔了很远。

    他的情绪不对,很不对。

    那家农家乐客栈还是营业的,只是登记簿上早已没有我们的名字。邬遇又开了个房间。我们把房间暖气开到最大。我洗完澡后,穿着简陋的浴袍,裹进被子里。等邬遇也洗完澡,穿着浴袍坐在床对面的椅子里。我们俩的脸上仿佛才都恢复血色。

    我们刚才已经确认,时间又倒流了。

    并且这次倒流的,不止短短半个月。

    现在是2017年1月20日,我们回到了半年前,回到了两年之交的冬天。

    但我们只是人在这里,其他什么都不在这里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我们的时光倒流,不是连续的,是跳跃的。

    而且跳跃的幅度,变大了。

    许是一回生二回熟,在短暂的慌乱后,我竟不那么紧张了。只是望着窗外再次飘落的大雪,心中一片寂静茫然。

    邬遇也一直没说话,他又开始一根根抽烟,抽得比什么时候到要凶。他低着头,湿头发贴着额头。我忽然觉得他有些陌生,或许是在船上的短短一两天,我已看惯了他斯文净白的样子。现在看到他略略长出的胡渣,肩膀结实的肌肉,竟感觉像是在看另一个人。那个更沉默的、我后来遇到的修理工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知道他不高兴,或许,他是在伤心。这就是他这样的男人,伤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阿遇,邬妙她……”

    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安慰的话,已被他出声打断:“邬妙不会有事。她是死在一个月后,那艘船上的人,后来肯定获救了。”

    对哦,他说得有道理。我心情一松,却看到他几乎是非常压抑地吐出鼻腔里的烟气。

    我的心中很不是滋味,可又没有什么办法。我没有恋爱经验,不知道当男人情绪低落时,应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他抬起头,我们目光一触。我看不懂他的眼神,那里面全是漆黑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现在……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再说吧。”他夹着烟起身,“你先好好休息,别感冒了。别多想,不管发生什么事,有我。我出去把烟抽完。”

    我欲言又止,望着他推开门走上露台。外面冰天雪地,他穿得单薄,站在那儿一动不动。那身影,与我脑海中,站在天崩地裂的湖边的那个身影,渐渐重合。我也渐渐明白,他此刻为什么会这样冷漠。因为他不想面对任何人,也不想面对我。

    再一次看到邬妙陷入危险,身为哥哥却无能为力,这大概就是他现在情绪失控的原因。我也终于触碰到,他内心深处的伤,到底有多深。

    其实他已经做得很好了。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