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86章 谭皎十二(1)

第86章 谭皎十二(1)

    ————谭皎视角————

    我慢慢睁开眼,看到船外阴郁的天,两岸青山仿佛都被蒙上面纱,黯淡许多。

    脑海中最后一个画面,是我和邬遇坐在沥县客栈的院子里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焦急柔美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抬起头,看到坐在对面床上的邬妙和邬遇。邬遇跟我一样,一只手撑在床上,显得疲弱无力。邬妙搀扶着他的胳膊,看到我醒来,暂时放开哥哥,走过来握住我的胳膊。

    我疲惫地笑笑: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我和邬遇对视着。他目光深邃无比,低头看了眼表,说:“就过去一分钟不到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我们还在邬妙的房间,离我们上一次晕倒,跌进时空漩涡,过去一分钟不到。也就是说,这边的时间,我们的两次穿越,是完全连接着的。

    我们还是一年前的我们。

    邬妙瞪大眼:“你们在说什么,我听不懂。刚才怎么两个人突然都好像不舒服?”邬遇站起来,说:“我们没事。邬妙你后来到底……”他的声音嘎然而止。我盯着他没出声。是了,邬遇关心则乱,也会问傻话。邬妙后来从被谋杀变成了失踪,可在这个时空,后来都还没有发生,他又怎么询问邬妙当时的情况?

    窗外,又开始下雨了。乌云在天边堆积密布。天气真的变得不太好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我们三人来到餐厅吃饭。比起我和邬遇的心事重重,邬妙显得轻快很多,端着盘子穿梭在自助餐台间,热热乎乎地给我们一盘又一盘地端了回来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的身影,忍不住对邬遇说:“你这个妹妹,真的很可爱啊。”

    邬遇也看着她,露出笑,说:“我现在看着活生生的她,感觉还像在做梦。”

    这话叫我有点心疼,可看着他如今俊朗干净的眉目,想起他昨晚偏头避开时模糊难辨的面容,我用叉子戳着盘中食物,已是百般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我排在妹妹、母亲,他的自由意志之后。这一点毫无疑问。虽然我不该这么想,这样太小气。可还是会有些沮丧。

    这时邬妙又端着满满两个盘子窜回来,笑道:“嘿嘿……大神,哥哥,新上的三文鱼和蟹腿,被我抢到两盘哦,快吃快吃!”我也有点被她灿烂的笑容感染,心想想那么多干什么,明天还不知道老子被丢到时空中的哪一天呢。我接过盘子,说:“美女你可真能干!”邬妙一屁股在我身旁坐下,说:“得大神夸奖,真是太幸福了!”我俩凑在一起笑了。

    邬遇的眉梢眼角也有笑意。我却注意到,他的眼睛始终是看着我的。我咬了一根肥肥的蟹腿肉在嘴里,若无其事。

    “阿妙,记住我跟你说的话了吗?”邬遇说,“千万千万,不要忘记。”

    邬妙翻了个白眼,而且是略带迷蒙的白眼,说:“知道了知道了,过去三个小时,你已经说了十遍——8月4号,打电话给警察局,说被一个可疑人跟踪。5、6、7、8号那几天全都要求警察保护,如果警察不能够,就去警局呆着,不要出来。哥,你怎么也会惹到仇家,还会来找我报复?又这么准确知道他们会来找我的时间呢?”

    邬遇说:“这个你不要问。”邬遇这个做法,是有考虑的。当时那个连环杀手已经杀了4个人,邬妙这样去报案,势必引起警方极大注意,加以严密保护。这比她上回独自呆在家中的做法更安全。

    邬妙看我一眼,说:“大神,你看,我哥就是这样,****、独裁、大男子主义哦……这样的男人,谁要跟他谈恋爱,谁能搞定他,那绝对是个值得钦佩的女人,绝对能当我的偶像!”

    我听到她一语双关的话,只淡淡一笑,说:“是啊,不知道谁有那个福气。”邬遇端杯喝水,看我一眼,没说话。

    结果有些酸话,真的不能瞎说。我话音刚落,就见个女人停在我们桌前。清甜的嗓音响起:“阿遇,邬妙!你们坐在这儿啊!”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