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80章 谭皎十一(2)

第80章 谭皎十一(2)

    伤风悲月的情绪,从来不会在我这里停留太久。中午过后,我从床上爬起来,开始收拾行李。他~妈的都带小短裙,邬遇总是移不开目光的全色系小短裙。

    我在心中估量,邬遇说下午过去。那我开车过去,肯定比他快。昨天邬遇在电话里问了教授祖屋地址,我也记下了。

    我搜索了一下,发现那里是个村庄,几乎没什么旅游开发。不过还是叫我找到唯一一家客栈,定了房。一不做二不休,我定的还是带独立露台和棋牌室的乡村豪华间。

    到沥县时,天刚擦黑。等找到酒店时,我已经很累了。因为还从没开过这么长时间高速,一路全神贯注非常紧张,于是只远远望一眼陈教授的家,就先去房间休息了。

    陈教授的祖屋在一个比较偏僻幽静的位置,半山腰上,离村镇和客栈还有段距离。远远望去,绿树成荫,掩映着木石混建的屋子。昨天邬遇提到,半年前的那场几乎灭门的火灾,也就是发生在这里。但现在房子已经翻修过。隔得远,我看不到那次火灾留下的痕迹。

    不过,我觉得发生了那么大的事,陈家父女还能回来住,心理素质也是蛮奇葩的。

    这个村落原本就不大,有好些屋子都空了。我定的客栈几乎也是半停业状态,没什么客人。其实这么冲动地追到陌生地方来,还是个偏僻乡下,我心里也有点紧张。不过,不被邬遇发现就是了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我想得太天真了。

    开高速对我来说实在太累,于是回房间后,我很快迷迷糊糊睡着了。等我醒来时,外头一片漆黑,只有庭院里的灯开着,隐约有响动。这院子不止一个房间,我估计是别的客人或者老板娘,也没太在意,打着哈欠,打开房门。

    庭院里唯一一盏灯,就在我头顶门廊上。那男人恰好带上隔壁房间的门,往别墅门口走。我打哈欠的手停在半空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摔上房门,倒退两步,心脏狂跳。

    过了几秒钟,我的脸还是热的,又慢慢靠近门,仔细倾听,好像没什么动静。他或许没有看到我。

    晕,怎么回事?邬遇来了,不应该住在他的亲亲教授和如瑛姑娘家里吗?怎么也住进了酒店?还住我隔壁?

    正腹诽着,只听“咚咚”两声,清脆就在耳边。我如临大敌,又退回床边。

    有人在敲门,是他在敲门吗?

    “谭皎?”熟悉而低沉的声音。我紧抿着嘴,不应声。

    “谭皎。”这次他换成了肯定的语气,“我看到你了,给我开门。”

    我跟他认识这么久,脸还没像此刻这么烧过。我就站在床边,这么原地燃烧了几秒钟,而后我淡定地爬上床,打开电视机,声音放得很大,不理他。

    门外好像没动静了。

    我抱着双腿,把脸埋下去。

    我想最近真是烦透了,天气还是那么热,壮鱼忙得好像又重回期末考试前,也没功夫陪我。我的洗车卡也丢了,不仅邬遇不理我,连他小弟都装作不认识我。一切好像都不对劲,又好像生活本该如此。然后我第一次倒追男人,还被人当场抓住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我低吼一声,乱挠头发。就在这时,我听到房间另一侧的露台外,传来响动。我抬起头,眼睁睁看着邬遇手一撑就从外面翻了进来,那双幽黑的眼远远盯着我。我看着他这个样子,突然间脑子里一片空白。看着他走近房间,看着他推开阳台的门,然后就站在那里看着我。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