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70章 邬遇九(3)

第70章 邬遇九(3)

    尽管我自己,都觉得这希望渺茫,是自己在骗自己。

    我很清楚接下来要干什么。我收拾好自己简单的行囊,向店长辞职。店长本就是朋友的朋友,也知我经历,所以一直以来诸多宽厚。只说:要是忙完了没地方去,随时回来。你技术好,到哪里都抢手。我说:好。没肯要店长结算的工资,也没来得及和小华他们打招呼。我坐公交去了车站,坐上第一班开往苏州的火车。

    我在苏州呆了十来天时间。

    我再一次找遍了邬妙失踪的那条街,还有那个人,曾经出没过的每个角落。我去找当时负责办案的刑警队长老丁,他们依然愧疚而无奈:“对不起邬遇,我们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。但那个人好像消失了,你放心,不找到你妹妹,我们的工作永远不会停止。”

    我徘徊在深夜无人的街头,有时候抬头看着苏州的月,和云南一样清澈明亮。我站在角落里吸烟时,会偶尔想起那个声音,她说:言字旁的谭,皎皎明月的皎。

    她许是不知道,我从见第一面就爱上的那个女孩,她不知道。在邬妙和母亲离开后,我曾经堕落成什么模样。我放弃了毕业典礼,我根本没办法再去那众人羡艳的单位安稳上班。我开始抽烟,开始喝酒。我一个全院最优秀的毕业生,会深夜蒙着头无声地哭。

    邬妙出事那天,曾经打电话给我,问我能否陪她去买几身合适的衣服,参加面试。我那天正在准备一个重要论文,如果做好了今后我的简历会更加金光灿灿。于是我拒绝了邬妙,把钱打给她,让她找别的女孩陪她去。反正我也不会选衣服。

    她一个人去逛街了。

    后来我就经常想起,船上那个陌生女孩,对我说的话。她说:你也许贫寒、勤奋、自律、聪明又有野心。可人活着不能太有目的性,太自私。否则将来你一定会失去更多。并且,失去的会是你最珍视的东西,到时候你就会追悔莫及。

    后来,这番话,这个女孩,就成了我生命中的某种意义。

    某种惩戒与箴言的意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离开大离后的几天,小华给我打过个电话,说:“遇哥,昨天你刚走,就有个女孩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谁?”

    小华笑了,说:“很漂亮很清纯的一个女孩,就住在我们店附近,开亮橙色小奥迪。你认识不?”

    我当他故意卖关子调侃我,说的就是谭皎。

    “她……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小华说:“她问你去哪儿了,什么时候回来。还问了你在这里工作多久了。遇哥,说老实话,你跟这美女进展到哪一步了?”

    我没有理他的八卦,挂了电话。脑海中,浮现谭皎的样子。她清秀得如同月光描绘的脸,她微微含着泪水的眼睛。我闭上眼,在脑海中临摹她的轮廓。

    这些天,她再没有给打过电话,也没发过短信。

    我心平静,这就是我要的结果。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