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69章 邬遇九(2)

第69章 邬遇九(2)

    她也许不明白,我用了多大的意志力,才克制自己不去抓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但我到底是自私的,微光下的女孩是那么俏丽可爱,脸被辣得红红的,嘴唇红润饱满,傻乎乎的又透着某种灵气,微抿着嘴望着我。

    我就这么吻了下去。那一刻生平第一次感觉到心为某个女人颤抖。我意识到自己其实已经忍了很多次。也许正是因为经历了前些天的种种危险,让我下定决心不再去招惹。我也自以为能克制。可这样的念头反而令我更加冲动,吻上去时连指间的烟都在发烫。

    我不能把她带进坑里。我漂泊、寻找、仇恨、涉险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也是放纵与堕落。她是我一切安好时就遇见的惊艳,我如果现在不能将她安放好,反而将她带入更危险的境地,还谈什么爱情。

    又也许,我的确是,害怕再失去了。

    可她此刻的表情是那样的委屈,她的眼中包含千言万语,我都知道。现在我们落入了个什么样的境地,将来还会发生什么,谁也不清楚。我必须将她好好看护。

    于是我走向她。

    她的神色越发悲伤。在我反应过来之前,已经抱住了她。她知不知道再用这样的眼神多看我几眼,或许我就要放弃意志力底限,自私地跟她谈一场不问将来、不负责任的恋爱?

    我知道她向来是善良的,在这样的境况下,我也许要她的并肩。于是向她提出帮我救邬妙。她果然一口答应,甚至还对邬妙十分亲热友善。我知道她那是发自内心的,不是为了讨好我。毕竟从我们再次回到邬妙房间开始,她就没再正眼看过我。这样微微带刺的她,让我心中有些甘甜,有些苦涩。

    但现在不是与她儿女情长的时候。

    从踏入邬妙房间开始,我就有些头晕,但根本没在意。

    哪里想到,这条时空线,竟会短暂得如昙花一现?察觉不对劲时,我立刻说出警告的话,隐约看到邬妙露出费解的神色,并且试图要搀住我。我虽然还不放心、不甘心,但知道这时的她,已经得到警告。我费力地朝她一笑,然后抬头望向我的女人。朦胧中瞧见她已闭上双眼倒下,脸色苍白。我站起来,跌倒在地,却终于握住了她的一根指尖。

    谭皎,我说过,不管时空如何流转,不管历史怎样改变,我绝不会忘记你。

    哪怕醒来后,我已不在原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可是我还在大离,还在汽修店后的小屋里,安静醒来。我望着清晨初升的阳光,片刻后,心再次被那深埋已久的悲痛占据。

    历史没有改变,我还在这里,还在这个远离家乡的地方。

    我拿出手机,疯了似地查找邬妙和母亲的消息。

    邬妙失踪于一年前,虽然比历史上晚了两天,遇害方式也不同。警察至今还没找到她。而我的母亲,依然于一个月后意外落水生故。

    我握着手机在小屋里坐了许久,心中却猛地燃起一丝希望:失踪,就意味着可能还没死。邬妙有可能还活着!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