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68章 邬遇九(1)

第68章 邬遇九(1)

    ————邬遇视觉————

    我推开那扇门,眼泪已经快要忍不住。

    我很少流泪,邬妙和妈妈活着的时候,从未见过。

    因为身为一个男人,你的背后是两个柔弱的女人。你的面前,是这个家摇摇晃晃的未来。你必须很强韧,你必须拼尽全力,让她们、让自己过上想要的生活。

    阳光,很亮。照得邬妙背后的玻璃折射出一层层的彩色光晕。这丫头穿的还是那天的衣服,脸打扮得很漂亮,她一向在意外表。她坐在桌前,手里又拿着本谭皎的书,见我进来,慌不择路地把书一丢,说:“哥哥,现在是早上,而且我的专业课作业做完了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她到底在哪里,藏了那么多本谭皎的书。她一直是个很会藏,很机灵的女孩。

    可是8月5号那天,为什么没有躲过那个人?

    我的记忆中,对她的最后印象,永远定格在警方在冰箱里发现的那一桶,无法辨认的碎肉。

    我走过去。

    约莫是我的表情太吓人,她呆住了,越来越惊慌。在她吓跑之前,我一把抱住她。

    邬妙,我珍爱的妹妹,我的骨肉同胞。

    我的眼泪掉了下来,抱她的手有没有太用力?

    很快,邬妙也吓坏了,她挣扎着捧着我的脸说:“哥哥,哥,你怎么了?发生了什么事?”我说不出话来,看着她光洁鲜活的脸,又笑了出来。她的眼泪却一下子掉下来:“哥哥、哥哥,你别这样,别哭啊!”

    我抱了她好一会儿,心情渐渐镇定。某种无法言喻的信心和力量,贯穿在我的血脉骨骼中。我清楚自己接下来要干什么,清楚这一切是多么不可思议却是上天对我的奇迹般的恩赐。我掏出手机,给母亲打电话。

    听到电话那头传来母亲慈祥而关切的声音,我的眼泪又险些掉下来。邬妙已经傻了,看着我鲜有的激烈情绪。妈妈也察觉异样,问:“阿遇,你怎么了?声音有点怪,是不是感冒了不舒服?”我从来不想让母亲担心,我也想起她坠水后那冰冷瘦弱的尸体。我深吸一口气,压下那惊涛骇浪般的疼痛,说:“我没事。我们在旅行挺好的。妈,你注意身体。以后……还有很多福要享。”

    妈笑了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我看着邬妙温柔而担忧的眼睛,也慢慢笑了。这一次我动作轻了很多,拥抱住妹妹。

    “邬妙,你以后想玩就玩,想看小说就看小说,想做什么就去做。一切,有哥哥在。”

    半晌,却听到她迟疑的声音:“哥……你这是在考验我的意志吗?我才不会上当呢!不,我保证不玩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我要奋发图强!”我看到她狡黠顽皮的双眼。

    我忍不住又笑了。可抱着她的双手,却不舍得松开。

    谭皎就是在这时出现的。

    我抬起头,看着谭皎红红的眼眶,她的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我顿时明白,她被吓坏了。

    脑海中,蓦然想起昨晚——或者不能称之为昨晚——我们坐在那个小竹棚里,我低头抽烟,她吸了吸鼻子,说:“既然这样,你也不用送我回家了,我们就这么别过吧。”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