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67章 谭皎九(10)

第67章 谭皎九(10)

    感觉到邬遇的目光灼灼落在我身上。

    邬妙人来熟地拉着我的手进去,我和她并肩坐在沙发上,邬遇坐在我们对面的床角。我发现他的目光变得很安静,安静中夹杂着些许说不出的缱绻,看着我们两个女人。

    我有点受不了。

    因为感觉自己都有点想要原谅他的放弃了。

    “说正事。”邬遇说,“邬妙,我们有件很重要的事,要跟你说,你必须记牢。这次,一定要听哥哥的话。”

    邬妙: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邬遇忽然看向我,说:“你不信我的,也会信她。她的网名,叫七珠。你最喜欢的网络大神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说,我突然有点不好意思。果然,邬妙伸手捂住自己的嘴:“啊啊啊啊啊——你是七珠大大!大神!啊啊啊啊,活人居然出现在面前了!”

    所以说邬妙不愧是邬遇的妹妹,脑子也是转得飞快,她几乎是一口气说完:“你们说的重要的事,不会是你们在一起了吧?难道因为我特别喜欢你,哥哥干脆追回来当嫂子?天哪!七珠大大,你的真人怎么可以这么瘦这么美?我要哭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眼眶果然泛出泪光。

    搞得我也有些动容,猛然间想起报纸上对于她的死的报道,更觉得无法接受那样的事发生。我拍了拍她的肩:“莫慌,以后咱们做朋友的日子长得很。跟你哥没关系。我跟他掰了也会是你的七珠,你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邬妙一双妙目从指间露出来,瞄一眼我,又瞄一眼邬遇。邬遇也看着我,又是那让我心慌意乱的眼神。可突然间,我发现他的脸色,好像有点发白?

    “邬妙,你马上听我说。”邬遇说道,“8月5号那天,绝对不可以一个人去秀玉广场旁的春夕巷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。

    我突然觉得天旋地转,坐立不稳。眼眶也阵阵发黑,阵阵地跳。模糊的视线里,我看到邬遇的身子一歪。邬妙惊呼:“你们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没办法回答了。

    我看到视野的边缘在不断弯折。

    看到房间内外的景物都在扭曲。

    看到邬妙连同一切都在离我远去,他们坠入一个深深的漩涡里。而我的身体像是死掉了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却在这时,指间传来触觉,有人紧紧握住了我的手。我不知道邬遇是如何靠近的,可此时此刻,却突然想起他刚才说过的那句话:

    从此以后,绝不会忘记。

    “邬妙!8月5号!记住!哪里都别去!呆在家里!”我听到他模糊的嘶吼。

    我陷入深深的黑暗,失去了知觉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醒来时,我看到大离家中熟悉的天花板。

    窗外,阳光明媚,静谧如常。

    我不用看时间,也已猜到,自己回到了一年后,2017年的夏天。

    今天挺热,我却感觉到身体阵阵发冷。我举起手,看着自己的手指,它是真实的。

    我回来了。

    那他呢?

    心中仿佛破了个洞,我一下子从床上爬起,刚想冲出家,顿住。

    手忙脚乱的打开电脑,扫一眼角落的时间,果然,就是我和邬遇吃完饭的第二天。我在网络上输入那个名字:邬妙。

    网络搜索给了我新的结果。

    邬妙,江苏X县人,苏州XX大学大四学生。苏州碎尸案第五名受害者。但与其他受害者不同,邬妙于2016年8月7日在家中失踪,警方根据犯罪现场特征,确定罪犯为同一人。这也是该连环杀手唯一一次入室作案,且受害人长期失踪,没有发现尸体。

    我的心中咣当一下,遇害,变成了失踪。并且罪犯还改变了作案方式。历史改变了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到底救没救回来?

    我站起来,走出家门,开车,开出了我有生以来的最高时速,直往汽修店去。

    邬遇,你还在不在那里?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