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66章 谭皎九(9)

第66章 谭皎九(9)

    我的心中却不太好受,拼尽力气推开他,说:“你这是干什么?我们俩不是已经说清楚了吗?松手!”

    邬妙立刻闭了嘴。

    邬遇却握着我的手不放,深深看我一眼,说:“跟我出来。”我使劲犟着,却还是被他拉着,一路走到他房间门口,他“嘭”一声关上门,才松开我。

    我走向窗边,背对着他,不说话。

    他来到我身边,也静了一会儿,说:“我还以为自己在做梦。”

    我沉默了几秒钟,说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他说:“我不管这是怎么回事,我们遇到的离奇的事还少吗?我的眼睛,我们的记忆,言远的鸟。都跟这艘船有关。现在时光真的倒流了,谭皎,你知道这对我意味着什么吗?”

    我侧头看着他。看着他沉倦的双眼,微红的眼眶。他哭过了。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意味着他可以改变历史,改变命运。他可以阻止妹妹和母亲相继离世。

    我心中大动,说:“太好了,真的太好了。邬遇,如果可以阻止她们遇害,你也不用过那样的生活,你……会很好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他转过头,用一种非常隐忍又非常温柔的目光看着我。我有点受不了。我说:“那现在我们要怎么做?”

    他说:“我会用尽一切力量,阻止谋杀发生。”我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他说:“你愿意帮我吗?”

    我毫不犹豫地说:“当然愿意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现在去找邬妙。”他转身说,忽然笑了,顿了顿说,“你是她的偶像,大神七珠。她对我一直有逆反心理,由你来跟她解释整件事,说不定会更信服。”

    我跟着他走了两步,忽然顿住。心中那个隐约猜想的可能,已经无法忍住。

    我抓住他后背的衣襟,低下头:“邬遇,如果历史改变了,你就不会再去做修理工。那我们……会不会根本就不会认识了?”

    他脚步一顿。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他转身,手摸上我的脸颊,那指腹白皙柔软,不复粗糙,只有工科男人细细的茧。

    “我会一直记得你。”他说,“不会忘记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却更叫我难过,我说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他静了一下,说:“现在是2016年6月24日10点55分,你在我身边。我还记得一切。如果历史能够改变,那从现在开始,就已经改变。我现在记得你,那么从此以后,绝不会忘记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我和邬遇回到邬妙的房间外。

    他轻叩房门,脸上闪过一丝笑意。那笑容有点苦,我突然觉得这样的他,其实很可怜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也不知是中午的阳光太刺眼,还是我今天醒来后精神就太紧张了,我突然感觉到脑袋一阵发晕,眼角甚至还看到一点白光。

    我忍着,现在不是耽误事的时候。

    邬妙打开门,看到我们,露出狭促的笑:“哎呀哥,人追回来了?这位姐姐,你是怎么搞定我哥这个超级傲娇男的啊?”

    虽然邬遇总说,邬妙怕他,不听话。可我却觉得她很可爱很对胃口,我笑了说:“邬妙你好,我叫谭皎。言字旁的谭,皎皎明月的皎。”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