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64章 谭皎九(7)

第64章 谭皎九(7)

    ————依然是谭皎视觉————

    ————依然是谭皎视觉————

    我感觉自己睡了很久,醒来时胸口还像堵着两个字:邬遇。

    我睁眼,看着窗外的光。金棕色窗帘随风轻轻扬起,外头是座翠绿的山。雨后的蓝天格外清丽,云在徜徉。

    我全身仿如触电,一下子坐起来。无法相信眼前所看到的,我觉得全身每个细胞都在颤抖,险些就要爆炸。

    可这一切竟然是真实的。我伸手去碰,船上房间那柔软的标准酒店风大床,我又很傻地掐了一下胳膊,很疼,不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我双腿都软了,滑落在地板上。每一脚踩着都是实的。我再看一眼船舱内外的一切,是真的。我不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我回到了那艘船上。

    周围很清净,风吹得窸窣响,还有鸟清啼飞过。是那种黑色的怪鸟。它们从窗口飞过时,完全没有停留,好像也没有认得我。我却觉得周围好像很吵,我的呼吸声很大,“呼——呼——呼——”一下下就在耳边。

    不是做梦,我再次肯定。包括上次,也是真的。我是真的到了这艘船上。

    某种巨大的寒意,仿佛一个深洞,渐渐在我的胸口扩大。

    我慢慢拿起床上的手机,感觉手臂仿佛也僵硬了。我看了眼上面的时间:2016年6月24日10点33分。

    我不相信,又打开电视,打开电脑。所有的时间显示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除非我此刻活在一个骗局里。可这船,这窗外景色,还有距离大离市至少有数百公里的路程,怎么可能?

    如果现在,真的就是2016年的6月24日呢?

    一年后的我,从今天开始,记忆是丢失的。但现在,我正在经历。

    一个可怕的词涌进我的脑海里——

    正在填补。

    失去的,正在填补。

    我在房间里呆坐了好一会儿,感觉心情勉强镇定下来,我鼓足了所有勇气,推开房间的门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阳光正好,但天边依然有云层堆积。近日大概还会有雨。江中波光粼粼,船舱中放着悠扬的音乐。前边甲板上,有几个游客在驻足闲谈,一切风平浪静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自己现在会是什么脸色,我一步步漫步目的地往前走。侍者经过我身边时,关切地问:“小姐,没事吧?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好。”我哑着嗓子说:“没事。请问……今天是多少号?”他回答了时间。我想他成功地看到我脸色更糟。

    我路过走廊,经过几个人,到了一楼宴会厅外。我看到了几个曾经见过的游客,他们的表情也很安逸。我没有进去,站在船头,风吹得我更加清醒。我反复跟自己说:是真的,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我猛然意识到一件事,如果这是真的,那邬遇……他会不会也回到了这艘船上?

    我拔腿就往回跑,冷不丁撞到迎面走来的一对男女。

    “呀——”女的惊叫出声。

    我马上说:“对不起!”抬起头看着他们,却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男的高挑英朗,女的俏丽柔婉。是朱季蕊和言远。

    他们也回来了。言远死而复生!

    我下意识倒退一步,尤其是对上言远那双静黑得看不出情绪的眼睛,我感觉到心中发毛。

    可朱季蕊撇了一下嘴,像是完全不认得我,说:“没事,下次走路小心一点哦。”然后挽起言远的手。言远盯了我一眼,也笑着说:“没事。”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两人相携走了。

    他们……不认得我?

    莫非,他们还是6月24日的他们?

    我望着他们的背影远去,转身跑向邬遇的房间。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