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61章 谭皎九(4)

第61章 谭皎九(4)

    四人桌,我和他之间本来隔了个位置。我二话不说坐过去,他把T恤掀起一截,露出腰腹。

    首先撞入我眼帘的,就是那几块整齐的腹肌。古铜色,精瘦,坐着更显紧绷。

    伤在腹部,伤口延伸到腰侧。好在伤得不深,只是还缠着纱布。

    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:“好了看完了。”

    他放下T恤,也喝了口水。

    我觉得我们俩好像都有点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是满身的伤啊。”我感叹道。

    邬遇说:“那两个都受过职业训练,我打不过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你阻止了他们两个人杀人。”我立刻说。

    邬遇说:“是你和我一起阻止的。”

    天已全黑下来,灯光更加幽幽。我的心中突然变得有些甜。我能感觉到自己隐隐期待着今晚能发生些什么。可这期待,又让我愈发不安。

    他今晚也显得格外沉默。有好几次我们俩目光对上,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饭菜一起端上来了。我点的是一份傣族手抓饭,用竹篓乘着,米饭在中央,旁边是八色荤素菜。我俩戴着手套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渐渐的,就被我俩干掉大半。一不小心,我咬到颗小辣椒,辣得脸都热了,丢了手套一个劲儿地找水:“水、水、水!”哪知邬遇提起壶一倒,水壶空了。我大喊一声:“服务员,添水!”服务员掀开帘子进来,拎着水壶走了。我低头满桌看有什么可以解辣的东西,冷不丁邬遇在旁边问:“很辣?”

    我捣蒜似地点头,感觉眼泪都要辣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的脸上没有笑容,筷子也早就放下了。他俯身过来,手按住我的脑袋,吻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的呼吸停止了。他的脸靠的好近,那令我熟悉又令我慌乱的气息。他闭着眼睛,嘴轻轻吮吸着我的。过了一会儿,他放开我,没有看我,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帘子在这时掀开,服务员把水送进来。

    等服务员走了,我吃了口饭,整个人仿佛才清醒过来,慢慢回到现实里,我说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邬遇不说话。他竟然不说话。******吻了居然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感觉心跳得好潦草,乱乱地就像已找不到节拍。我也安静了一会儿,说,“这个烤肉味道不错,试试。”

    他却从口袋里掏出烟盒,站起来说:“我出去抽会儿烟。”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他已掀开帘子出去。透过被风微微扬起的蓝帘,我看到他站在对面的屋檐下,一动不动。寂寞又沉默的样子。

    忽然间我的情绪就被某种心疼的感觉取代。我心想搞什么鬼,明明是他吻我,吻完了他却跑出去抽烟了。是要冷静一下,还是害羞,还是后悔了呢?

    我决定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,避免没面子。

    可是嘴唇上的感觉,太特别了,那是他的气息。一个奇怪的念头涌进脑海:从此之后,我都没法当成,他对我什么都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他进来了。我已经恢复镇定,说:“我已经网上买单了,别跟我抢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好。”

    我俩看了彼此一眼,然后他移开目光,我也移开。

    他说:“那我送你回去?”

    我说:“行。”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