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60章 谭皎九(3)

第60章 谭皎九(3)

    我拿起手机,回复:“好。”

    邬遇很快回复:“那晚点我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说:“晚上我请你吃饭,你都请我好几回了。”

    他回了个“行。”

    我忽然意识到,现在发生了什么事。所以这算是我和邬遇的第一次约会么?弥补在船上未完的那一次。

    我跑到衣柜前,翻了半天,最后目光落在那几条小短裙上。我想起有好几次我穿得清凉一点时,邬遇看着我的眼光。

    那是壮鱼说的,想把我吃下去的眼神吗?

    心跳得好不安稳。我拿出条深蓝色的小短裙和一件T恤。还要去理发店洗个头,最近老子风里来雨里去,腥风血雨,陪着他跟个汉子似的,一点都不亮丽。再穿双凉鞋,性感露骨点那种。

    还要定间餐厅。不能太高档了,那不是强调我现在和他的距离么?可苍蝇馆子也不适合约会。我得好好琢磨下。还有什么?

    我想起他每次那仿佛要埋进尘埃里的眼神,看不透的浓郁眼神。还有很多时候,他疏离清冷的表情。我曾想问过他,他却说:那就不要问了。

    可是我想要知道,跟他有关的事。

    一颗原本雀跃的心,渐渐变得沉静。以前我只是搜索过邬遇的信息,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我坐到电脑前,输入一个名字:

    邬妙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暮色刚刚蔓延的时分,邬遇在楼下等我。一人一车,一支烟。我走近了发现,他也换了件干净T恤和牛仔裤,头发也洗得干干净净。头上的绷带拆了,只贴了块纱布。

    看到我来,他熄了烟,把挂在摩托车旁的头盔递给我。

    我说:“不想戴,好闷好热。”

    他于是又把头盔挂回去,目光在我身上一扫。我故作不在意,可裸在外面的腿,顿时觉得有点热。

    他跨上摩托,我按着裙子也坐上去,熟门熟路地扶着他的腰。他竟躲了一下,我看着他T恤下隐隐露出的纱布,反应过来,改为抓住他的背。

    是那天朱仲昀划的刀伤。

    “好些没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好多了。”他说,“去哪里吃饭?”

    我把手机上早就查好的地址拿给他看。他的记性真好,只扫了一眼,点头:“我知道在哪儿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他的摩托骑得很稳也很慢,过了好一会儿,我们才到了餐厅门口。是家不大的门脸,也有些年头,但是里面很大,搭了很多间小棚子。既接地气又有私密空间,我为我的机智选择感到自豪。

    我们挑了间小棚子坐下。棚子是竹子搭的,清凉又别致。门口悬着扎染布,跟外边隔绝开。桌椅都是藤编的,摸着水润乌亮。我拿起手机说:“我团个两人餐啊。”

    邬遇点头。

    头顶悠悠的一盏灯下,他那双眼显得越发的黑。黑发黑眸黑衣的硬朗男人,帅得真他妈迷离深刻。

    等上菜的时候,我说:“身上伤口怎么样,让我看看?”

    我发誓自己说这话时,真没有别的念头。但他看我一眼,说:“你要看?”

    这夜晚这样静美,让我的心也变得很静。是那种明明应该很乱,却又偏偏静下来那种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他说。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