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59章 谭皎九(2)

第59章 谭皎九(2)

    我接着说道:“朱仲昀接受过盗窃集团的地狱训练,也流浪过,逃亡过。但是他一直想找回家。直至十岁时,朱父躲瘟疫似地躲着这个可能是自己三子的流浪儿。从此之后,他活着的目的,就变成了复仇。在小时候发育迟缓的表面下,他其实很聪明,也很自我。他闯出了自己的一番事业,然后以一个金龟婿的身份回来,和自己的妹妹订婚。而许子枫原来却是个正常人,在盗窃集团和长期乞讨生涯里,因为被殴打,损伤了智力。他或许是言远最好的朋友和伙伴,而言远也利用朋友,导演了一出让朱家人魂飞魄散的戏——这远比他直接杀掉他们,解气多了。他让当年的拐卖案重演,让自己的父兄面临选择,让他们直面自己灵魂的卑劣。最后,他迫不得已,自己上场,在从警局回家后,就下药令他们全部昏迷,然后囚禁折磨,准备一个个杀死。如果不是我们和沈时雁赶到,他这报仇之旅,也算是圆满了。”

    壮鱼一直安静听着,叹了口气说:“好极致的BT。”

    我如实相告:“那言远这个BT程度,远远还算不上极致。要我发点更劲爆资料给你吗?”

    壮鱼斩钉截铁:“不要!”

    说来有趣,我俩虽为基友,可在写作一事上,却是南辕北辙。我一听到那些科幻概念就头痛要跳脚,而她天不怕地不怕,牛鬼蛇神都不怕,却偏偏怕那些血淋淋的案件。看一点就会吓得睡不着觉。

    所以我们还真是天生一对。

    “晚上一起吃饭?”她说,“让我安抚一下你那劫后余生的颤抖灵魂?”

    我刚想说好,突然间手机“滴”一声进了短信。神差鬼使的,我有了某种预感,说:“等一下,你别挂。”打开手机一看,果然是邬遇发来的:

    “醒了吗?找时间再聊聊,理一下头绪。”

    我果断拿起电话:“鱼,我晚上有事,改天啊。”

    壮鱼轻笑了一下:“大忙人,最近又不写书,又是宅女没朋友,你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我淡淡地说:“你这种黄毛丫头,是不会懂的。”

    “去见修理工?”她问。

    我心中涌起淡淡的喜意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啧……”她说,“是不是快被拿下了,我瞧他看你的眼神,就跟狼看着小羊羔似的。男人啊,就得多吊吊他胃口,你的御姐心呢?”

    我静了静,压抑住心中淡淡的喜悦,淡淡地问:“你注意他的眼神了?真的像狼想把我吃下去?”

    壮鱼:“我靠!老子不想再听你秀了!”

    “哦,那挂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壮鱼顿了顿,“那你跟那个木头刑警沈时雁,彻底没可能了?”

    我反应了两秒钟,好想捶栏杆大笑,努力忍住,淡淡地说:“我跟他早就没关系了。一万个不可能。他现在跟谁好都跟我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壮鱼语气也特别平淡地“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然后我们特别默契地各自心情愉快地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我想象了一下将来沈时雁成为我妹夫,被壮鱼呼来喝去任劳任怨还被迷得神魂颠倒的画面,居然感觉也不错。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