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42章 谭皎七(1)

第42章 谭皎七(1)

    ————谭皎视觉————

    他在撩我。

    绝壁在撩我。

    否则为什么我问他稀不稀罕时,他心虚不吭声?为什么站在我身后,嗓音低得异样,问我是不是第一次照顾人?

    还有吃冰激淋时,他看我的眼神。有点暗,有点坏,像是压抑着什么,即将爆发什么。

    车在山道上蜿蜒而行,暮色笼罩着一片片的山林。我的心却纠结得像团麻花,还是热乎乎刚出炉的。

    旁边的男人开车专注,约莫是在沉思这案件走向,一言不发。我当然知道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,可他现在于我而言,就像具触电发光体,我已时时刻刻无法忽视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当然也可能是我多想了。仔细想想,他的那些话,其实也寻常。我被撩到的,是眼神、神态,和一切不可言说的暧昧味道。可暧昧这种东西,本就是说不准的。万一是我自作多情呢?

    如此波动凌乱了好一会儿,直至邬遇停车时,我仿佛才大梦初醒。

    “在乱想什么?跟游魂似的。”他说道。

    我奇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在乱想?”

    他看一眼我的裙子,我循着望去,才发现裙子被我捏得跟酸菜似的。“靠!”我松开手,抖了两下扯平。他说:“行了,好看了。”

    一句“好看”,又令我心中微微一甜,他却神色如常,将车熄火看着前方。

    很好,我就不该干写言情小说这活儿的。结果到了实战里,人家还没说什么,我靠脑补就可以把自己甜上天。

    很远的路的尽头,朱家的车停下来。旁边是一座山的入口,没有公路,只有黄土小径。朱家人都下车,上了山。

    “我们另外找条路上去。”邬遇说,“只是得爬快点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免得再被他和那些鸟发现。”

    我于是发现,他还挺有心机的。同样的亏,不会吃第二次。噢,当真是皮囊粗旷,心细如发。完美。

    ……我到底在想什么?

    果然叫我们找到了另一条路,只是野草荆棘多得多。而且邬遇说的“快”,也太快了。他几乎是踏着那些荆棘就往上冲,像是皮糙肉厚根本没有知觉。在我“啊、啊、啊”地低叫了几声后,他把手伸给我。我握着他温热的手,心里就像有副秋千,开始轻轻地晃。到有些难爬的地方,他便自然而然扶着我的腰,将我带上去甚至双脚抱离了地。这些时候,他都没说话。只有眼神,依然只有眼神,静而深地望着我。我知道那里面有东西。

    我们终于发现了他们的踪迹。

    前方有一片野草,还有条林间小路,堆满落叶。我们伏在草后,邬遇的手按在我肩上,好像我很让他操心似的。切。但是我当然不会挣脱。

    朱家人过来了。

    朱梓翰的父亲、朱家老二朱仲凌,和准女婿言远,走在最前头。而后是朱奉先、朱梓翰之母、朱家老三朱季蕊。

    我其实有点奇怪,他们如果是接到了“那个人”的消息,为什么不报警?但想想也能理解,那人说不定会威胁:一旦发现警察踪迹就撕票。而且他们这么一大家子来,估计也能减少胆怯。

    等一下,“他”为什么要朱家一大家子都来?

    我的脑海里忽然闪过邬遇说过的一句话,要么是为了爱,要么是为了恨。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