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37章 邬遇六(1)

第37章 邬遇六(1)

    ————邬遇视觉————

    我以前没和女孩子去过医院。没想到带着谭皎,会是这样有趣……又麻烦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我坐在急诊医生面前,只简单说了一句:“从坡上摔了下来。”她不赞同地望着我,而后连说带比划:“医生,是那么……高的崖。地上还不平,有树根和石头。我到了以后他晕了至少有5分钟。”

    医生是个面相和气的青年,闻言果然来了兴趣:“哦?摔得这么重?怎么会摔下来的?”

    我刚想说“不留神”,结束这样没太多意义的谈话。谭皎“嘿”了一声,拉把椅子在我身边坐下,说:“医生,这个不能跟你多说——我们在抓一个贼。他追上去,结果伤成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医生:“哦……哦……你转过来,快让我仔细看看。”

    望着医生殷勤的目光,还有旁边她同样亮晶晶的双眼,我沉默着转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觉得她和我一年前遇到时,有些不同。初遇时,她是明朗的,快乐的,但也带着一点点冷意,带着刺。可现在相处时间多了,却发现那些刺,只不过是她对于陌生人的防备。

    她很温暖,很热闹,也很温柔。

    此后的简单诊疗过程就是如此,医生仔细查看伤口,询问我的身体反应,不过不是问我,是问她。她每个问题至少回答100个字以上,回答得详尽又细致,抑扬顿挫又生动准确。不愧是个作家。

    末了,医生让我们去做个CT。

    这个她不能进去,我总算清净了一会儿。等我出来时,就见她一双大眼睛澄亮地望着我。我们坐在CT室门口等结果,坐了一会儿,忽然听她低声说:“会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我本来就没在担心这个。侧头望她,她的表情显得很坚定安静。乌黑的发丝垂下来,垂在洁白如玉的脸庞边,添了种静好的美。

    我突然觉得她之前说过的话有些道理。

    来医院,有这样的一个人相陪,原本枯燥安静的每一刻,突然变得充满了零碎的生机。

    她问我稀不稀罕。而我此刻,已没有别的答案。

    我们拿CT报告去给医生看,果然是没什么事。不过医生嘱咐道:“虽然现在照片结果还好,但是颅内出血这种事,不好说。现在没出血,不代表之后一直不会出现。所以这几天,要仔细观察。有没有头晕眼花,恶心呕吐。一有不对劲,马上来医院。”

    话自然是对谭皎说的,这里哪里还有我说话的份。果不其然我看到她的脸色凝重了几分,然后嘀咕道:“我们来医院的路上,他就在车上昏睡了一阵。”医生神色一紧,说:“是吗?”她说:“是的啊,帅哥我跟你说……”

    我不得不打断他们:“谭皎,我那是累的困的。”

    谭皎和医生异口同声: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走出医院,我手里拎着药和其他东西,她拿着那堆票据,秀眉轻蹙,嘴里念念有词,竟是在算钱数。钱都是她拿着我的钱包跑上跑下去交的,末了她把票据一折,眼珠一转:“你说这钱,沈时雁能不能给你报销?”

    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:“四百多块呢,你现在……挣钱也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我的语气冷下来:“为什么要找他报销?”

    她理所当然地说:“你是见义勇为因公负伤啊。警察不负责吗!”

    我硬邦邦地说:“不需要,别找他。”

    谭皎便撇了一下嘴,没说话。大概是感觉出我语气冷淡。

    她想得倒简单,找沈时雁报销?

    我邬遇还是不是男人?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